女子借钱帮丈夫创业,丈夫成功后出轨还家暴!

原创 waiyuqinggan  2017-02-27 18:03  阅读 165 次

他……
刚才到底对这个女人做了什么。
墨子笙清朗的眉眼渐渐地飘忽不定,他鼻尖的香气是那样熟悉的,触手可及。
仿佛,带来了旧日温暖如阳光的朝气。
而君寒确实是他的阳光,在他最困难的时候。
那时他一无所有,穷得只有自己。
是君寒来到了他身边,伸出了双手。
他记得,那时君寒还留着黑长直的长发,一副瞳眸,纯净得像是天上来的清冷仙子。
他记得君寒的话,“我们一清二白,没有钱,没有地位,可我们有热情和坚持,只要继续下去,就没有什么能难的倒我们”。得不到回应,君寒仰头死死地盯了他一会,“你要相信自己,相信我。”
后来,君寒向家里借来了钱,给他开公司。
他记得公司开业的那天,君寒拖着一个大大的纸箱,走在他前面,脸上洋溢着发光的笑容。
君寒扬起头来问他,“是不是觉得我很好,可以试着爱上我了呢?”
没有回答。
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君寒。
他说不清跟君寒的感情,是报恩还是爱上了她。
他享受着君寒为他做的一切,渐渐地习惯了。
那种好如蚀骨毒,习惯了就脱不开了。
他知道,君寒的家里为君寒铺好了路,她只要安安心心地在省立医院舒舒服服地工作,这辈子都会衣食无忧。
而君寒说,“你怎么办,你过的不好,我会难过。”
他知道,君寒为了签单,喝酒喝得得了急性胃炎。
他知道,君寒一个月就暴瘦了十多斤。
两个人曾经并肩作战,是那样的亲密无间,天天为了公司家里的事情忙碌着。
他曾想过,也许这一生就在两个人的忙忙碌碌中这样过去了。
是帮手,是爱情,也许没那么重要。
直到后来……
墨子笙眉间突然一阵急蹙。
而同时,君寒的声音在身下传来,“走开。”
哪怕只是跟这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待着,她也觉得恶心。曾经那么心爱的男人,却为了别的女人来找她的麻烦,这么多年的情意都没有了么?
她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,气的浑身发抖。他的力气太大,以至于她身上都是青紫的淤青,一块一块,像是疤痕一般永远留在心里。
她冷漠地头也不抬,揉了发青的胳膊,摇摇晃晃地向楼上走去。
墨子笙沉默地望了她,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了愧疚。
他后悔喝那么多的酒干什么,更懊恼自己一时冲动犯下的错。
空气都仿佛结上了层冰,眼看着君寒就要上去了,他沉了沉嗓子,还是尴尬的开口,“你……”可吐了一个字,后面的话却说不出了。
他是想尽力地挽回点他们的关系没错,毕竟他们还有萱萱,君寒又对他那样的好过,可是,他这样做会让自己对初晨产生愧疚。
可是,他纠不纠结,君寒压根就没在乎。
君寒头也不回,理都没理他。
她是一点也不想见到墨子笙了。
虽然墨子笙的身体留在这里,而心留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。
这样的男人,她……
君寒忍不住苦笑,罢了吧,她放他走,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,叫自己的心里放空。
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多得叫她心里无处安放自己。
她这样想着,谁知脚下却仿佛踩了虚空。
墨子笙躇踌了下,就见君寒摇晃了下,手扶在了扶梯上,弯了背,半天都没有动。
他下意识的站起了身,“君寒!”
听到这一声,君寒头也没回,努力地挺直了背向楼梯上走去,“走的时候,给我关好门。”
墨子笙抿了下嘴角,心不自觉的,痛了一下。
君寒太要强了,自己至少现在还是她的丈夫,又刚刚亲热过,向自己开口撒个娇就这样难吗?
这样的女人,会叫男人尊敬,但是爱不起来的。
这么多年,他也没有爱上君寒,也是因为这个吧。
他是男人,不会跟女人计较什么的。
他摇了下头,大步地向着君寒走去……
墨子笙上前来,一把抱住了君寒,向着浴室走去。
就在抱起君寒的一瞬,他的心微微地沉了下。
就这几天的功夫,君寒轻了好多。
她嘴上不说,可是心里的苦都堆成山了,压得她喘不不过气来。
墨子笙的心又冷了冷。
他暗暗地后悔,颜初晨一怀孕,他将注意力都放在颜初晨的身上了,是他放在君寒身上的注意力太少了。
颜初晨怀孕,对君寒是一个大大的打击。
过去他觉得,这样的打击,对君寒这样的女人来说,没有什么。
但是他却疏忽了,君寒也有脆弱的一面。
墨子笙歉意地低下头去,想说些什么。
君寒却懊恼地别过了脸。
墨子笙抱起君寒走进了浴室。
君寒眉头紧皱,“你出去!我自己来。”
墨子笙好似没听到一般,将她逼到墙角,抬起她的下巴,皱着眉头看她。
君寒怔了怔,她不想墨子笙再动她了。
这个男人的心已然归属别的女人了,她又怎么可能贪恋他的温暖。
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温暖的热水,君寒眉头紧紧的蹙着,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这个曾经是她一辈子依靠的男人,现在,却连接近她,都让她感觉到不适。
他将君寒横抱起来,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浴缸,温暖的水温像是一张柔软的大手一般,让君寒的整个身心都解了冻,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张开了,尽情的享受着这舒适的一刻。
看着她像孩子一样舒适的表情,墨子笙心里不由的有些愧疚,可是语气依旧冷漠,“既然这么疼,为什么不骂我?”
君寒抬眼看着他,他眼底是有愧疚之色么?还是急切?也是,颜初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,他怎么会有时间在这里跟她浪费?
“颜初晨还在医院里等着你呢吧?你不用在这里跟我假惺惺的……”君寒咬紧了牙齿道。
刚才还出手打了她的人,现在又在这里为她着想,担心她了么?这种虚伪的示好,她不需要。
习惯了墨子笙对她的冷淡,对于墨子笙的突然示好,她只感觉到好笑。
墨子笙时不时地望眼君寒的表情,瞅着她嘴角那丝的嘲笑,他有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平常他习惯了君寒对他的付出,心安理得地淡然回应君寒的好,而今天,他讨好君寒,君寒也用同样的态度对他,他对君寒的感觉身有体会。
他想好好地补偿下君寒,可是他已经选择离开,又有什么资格再这样做?
他只有在日后的日子里,对君寒好点,对萱萱好点。
给君寒洗好了,抱起君寒,进了卧室。
他给君寒铺好了床,将君寒放在了床上,盖了被子,立在了床头。
君寒不看他,直接侧过身子睡。
墨子笙见状,双手握在了一起,他没有理由留在这里,颜初晨在等他回去。
但是,君寒的脸色微红着,不正常。
他没说什么,给她关了壁灯,走出了卧室。
君寒醒来的时候,已经半夜,她头疼。
应该是发烧了,整个人都热的不行,头昏脑胀的更是不舒服。
她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,准备去吃个感冒药,回来再睡。
自己就是医生,这些药都是常备的。
可身体实在虚的不行,她才刚站到床下,身子就冲着旁边一歪。
桌台上的玻璃杯啪的一声摔下,摔了个粉碎。
君寒无语的看着脚下的玻璃碎片,有洁癖的她实在不能容忍自己睡的卧室被自己搞的狼藉。
于是她蹲下身,就去捡那玻璃碎片。
这时,卧室的房门却被人突然推开,男人冷喝的声音也随之而来。
“君寒,你做什么!”
她现在反应迟钝还没反应过来,手腕就被男人扣住,而她的手指,被捏在手里的玻璃碎片划伤,伤口顶端都冒出了血珠。
君寒这才看清了墨子笙,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墨子笙脸色极差,“你刚才要做什么,嗯?”
君寒连冷笑的力气都没有,默默的看着他,“没想死。”
“……”墨子笙敛眉,“希望如此,你发烧了,去睡着,要拿什么我帮你。”
君寒看了他半响,终于还是道,“温水和退烧药。”
结果这一晚,君寒吃了退烧药也没用,到了后半夜药效一过,就又发烧,墨子笙一直给她做降温处理,一晚都没睡。
天快亮的时候,君寒的烧才终于退下去了,脸色还是蜡黄蜡黄的,手脚都软了,整个人窝在被窝里,一动不动。
墨子笙也没走,他转身进了厨房。
这里从来都是君寒的天下,他进来后,什么都找不到,翻了半天,才找到了薏米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aiyuqinggan.com/1231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waiyuqingga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